主页 > 房产

大唐帝国怛罗斯之战前因后果1

时间:2019-08-13 来源:意思家居
大唐帝国怛罗斯之战前因后果1

一、隋与唐在西域的扩张

强大的突厥汗国曾一度雄踞北亚,因而招致大隋之忌。隋文帝在登位后巧施离间,致使其于583年分裂为东、西两部。西突厥先后秉国的射匮可汗和统叶护可汗均是雄才大略之主,因此西突厥一度颇为兴盛,虽不及地处漠北的东突厥强大,却仍能君临西域诸国,牢牢掌控住丝绸之路这条财富命脉。不过西突厥尽管不弱,却远非强大的隋王朝之敌,因此自建国以来,一直对中原王朝执礼甚恭,双方关系融洽,泥撅处罗可汗向隋称臣,射匮可汗更是为大隋所册立。

隋炀帝即位后,为了将西域彻底纳入版图,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成绩斐然。609年,大隋灭掉吐谷浑,在该地设立四个郡县,其中鄯善和且末二郡已然西探入今新疆境内,扫清了中原通往西域的门户,为日后经营西域铺好了根基。之后隋炀帝又统军大举西巡,在大隋的威压下,高昌、伊吾、吐屯设等西域数十国的国王(或使臣)皆来朝觐,杨广在张掖大会诸藩,大扬中华国威,之后还设立了专门负责接待西域各国使臣的西域校尉。众藩国慑于隋朝的声威,“献西域数千里之地”(《北史》卷12),大隋疆域向西大幅扩张。610年,隋朝正式设立伊吾郡,从而进一步铺平了深入西域的道路。612年,随侍在杨广身边四年之久的高昌国王麴伯雅归国,并下令国内改易服色,自此也正式向大隋称藩。

隋炀帝高瞻远瞩,雄心勃勃,其诸般举措均流露出有将西域完全纳入中原版图之志。可惜隋朝统治时间较为短暂,尽管已经在西域打开了局面,但其军事重心很快便转向了辽东,之后便是因三次倾国征辽而导致的天下大乱,结果大隋直至网国,再也无暇西顾,统一西域的大业半途而废,着实令人叹惋。不过尽管大隋对西域的有效管辖范围仅扩张到且末、鄯善、伊吾一线,西域的广大地区仍在西突厥的统治之下,但隋炀帝的这些付出却并没有白费,已经为之后唐帝国入主西域铺平了道路。

隋臣李渊造反后,在东突厥的帮助下攻占了长安,正在扬州拱卫隋炀帝的骁果军将士的家眷皆在长安一带,一时军心大乱,皆思北归,炀帝不允,欲“保据江东”(《资治通鉴-唐纪一》),其亲信近臣宇文化及趁机煽动兵变,杀死杨广,自立为帝,大隋骤然网国。在杨广死后,天下彻底大乱,群雄争鼎,得到东突厥襄助的李阀趁机扫平群雄,唐朝便登上了历史的舞台。不过弱小的唐朝一直受到东突厥这个宗主国的欺压凌迫,苦不堪言,直到630年才趁其内乱,与叛离东突厥的薛延陀联手灭之,并瓜分其故地。灭东突厥后,唐朝周边再无强邻,遂开始着力向西域渗透。

要说这唐朝的运气(尤其是唐太宗的运气)确实相当好,就在中原变乱,隋、唐交替的这些年中,西突厥同样内讧不绝,国力逐渐衰弱。不过由于唐朝的国力和军力均远不及隋朝强大,统叶护可汗仍然一改先前对大隋的臣服,于619年向唐遣使,并自此与唐达成了平等外交。然而统叶护可汗在统治末期用政苛猛,部属多有不满者,国中叛乱迭起,国势进一步衰退,等李世民在626年上台时,已经远远不复昔日之强。贞观初年(628年),统叶护可汗为其伯父所杀,国中贵族争立,西突厥陷入了大规模的内乱之中,很快便四分五裂,数方势力间爆发了旷日持久的大战,内耗严重,原先被迫依附的西域诸国和铁勒各部也纷纷叛离,曾经雄踞西域的强国迅速由盛转衰,这也正是唐帝国后来得以轻松夺占西域的主要原因。

西突厥贵族间的大规模内讧持续了十年左右,到了639年时,已形成两支势力对峙,均分西域的局面,其中一支势力是唐朝一直支持的乙毗沙钵罗叶护,另一支则以始毕可汗之子欲谷设为首,欲谷设自封为乙毗咄陆可汗。641年七月,大唐将乙毗沙钵罗叶护正式册封为可汗,旗帜鲜明地为其撑腰造势,然而仅仅几个月后,乙毗咄陆可汗便取得完胜,斩杀了乙毗沙钵罗叶护,得其部众,西突厥的内战暂时告一段落。

唐朝这次押错了宝,得罪了胜利者咄陆可汗,欲谷设深恨之,因此一统后复兴的西突厥汗国与唐交恶,西域诸国与中原的联系被其阻断,大唐对西域的渗透计划至此已然遭逢重创。然而西突厥的兴盛却转瞬即逝,642年,咄陆可汗不顾国内暗流涌动,部属皆有叛意,强行率部攻打唐朝,但在关键时刻,大将胡禄屋突然招聚左厢诸部叛反,“举兵袭咄陆可汗,多杀士,国大乱”(《新唐书》卷229,下同)。咄陆可汗众叛亲离,统治轰然坍塌,等他弃国逃到石国时,已然“左右亡去略尽”。据《册府元龟》卷967记载:“唐贞观十五年咄陆可汗为部下所废”,此后西突厥群龙无首,乱作一团,唐朝趁机迫降了不少部落,侵吞了天山南路地区,势力扩张到葱岭以西、波斯以东、阿姆河以南一线。

大唐帝国怛罗斯之战前因后果1

在咄陆可汗被部下推翻后,西突厥缺乏一个能够服众的强者为汗,名义上的乙毗射匮可汗无力驾驭局面,诸部彼此争斗不休,西突厥汗国成为一盘散沙,唐帝国趁机进一步蚕食其地。651年,阿史那贺鲁坐大,自立为沙钵罗可汗,再次结束了西突厥的内乱。然而在历经多年内乱,权力屡遭暴力更迭之后,西突厥王庭的威严早已荡然无存;而缺乏一个在法统上能够服众的可汗,更是令其统治根基摇撼不稳;再加上多年内战导致国中各部相互结下血仇,矛盾深重,难以调和,因此阿史那贺鲁尽管精明强干,却也终究无法力挽狂澜,阻挡帝国崩解的潮流。大唐趁机对诸部族挑唆分化,还大力支持真珠叶护等反叛势力坐大,阿史那贺鲁焦头烂额,统治最终难以为继。

到了657年,西突厥的内乱进一步加剧,沙钵罗可汗在与唐朝敌对的同时,内部也已经人心离散。太宗见良机已现,便以苏定方为帅,出动重兵攻入西域,击败贺鲁,其麾下部落大半降唐,之后剩余的西突厥部落继续内讧,最终也大多被迫依附唐朝。661年,西突厥汗国彻底消亡,唐帝国几乎将其故地尽数化做了羁縻州,还趁势灭掉了二十余个西域小国,并在其中一部分地域上设立州县,将其真正纳入了版图。

由于此时并无其它强国争抢,幸运的唐朝一度掌控西域达十余年之久,也因此给后世留下了开疆扩土、国富兵强的假象。其实唐朝在灭亡西突厥的过程中并未打过真正的硬仗,主要是靠对方内乱并自行崩解才得以成事,情况与之前趁虚灭亡东突厥和薛延陀完全一样。换言之,大唐接连取得的这几次胜利其实都有些投机取巧,唐帝国的军事实力和国力也远不足以驾驭这一大块靠好运气得来的土地,这也正是唐帝国于七世纪下半叶在各个方向上频频惨败,失土无数的原因所在。后来这些侵夺大唐领疆的势力基本分为两类,一类是大唐的羁縻区中那些缓过劲来的网国部落,另一类则是像吐蕃这种后来崛起的强邻。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