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历史

市井的原始本能—中法情色艺术联展艺术家访谈(上)

时间:2019-10-05 来源:意思家居

史金淞,避孕套计划


市井的原始本能——中法情色艺术联展艺术家访谈(上)

  

导语:

廖廖Joseph CUI(崔保仲)策展的 “风流绝畅:中法情色艺术联展”2月2日于巴黎Galerie Sol开幕,我们邀请了部分参展艺术家谈谈关于情色主题创作的观念——当代艺术家创作的情色作品,在形式与精神上与传统春宫有什么异同,关于男权、物化、污文化、小众、食草男女、性萧条等等纷扰繁复的当代情色文化,艺术家又有何看法。

 

廖廖, 策展人,艺术评论人


廖廖:情色题材对你而言,是否与别的题材不一样?

李占洋:总体来说一样,没任何区别。只是别的题材显得更加政治性、社会性,更加大众化一些。相对而言,色情艺术往往小众化,尤其在古代中国,有时小众得只在王宫内院或文人士大夫阶层流行。但也有民间流传的粗俗沷辣,生动暴浪的色情艺术。在西方一直有色情艺术的传统。

 

廖廖:你这次送展的情色作品延续着一贯的风格,人物与场景粗鄙而坦荡、直接又荒诞,在你看来,唯美的表达就意味着虚伪吗?

李占洋:唯美的表达不意味着虚伪,扭捏作态的唯美才虚伪。安格尔是唯美的,但从丰润弹滑的肉体里充满了色情感,只是没那么暴露而矣。同时期许多唯美画家的作品却没这种感染力,正如画家本人的感召力、表现力不够一样。

 

廖廖:你的情色作品看起来是市井化的形式,但是其中的思想内核似乎又与市井化无关,其实那些把女性物化、欲望横流的作品可能才是真正的市井精神。你如何看待这一点?

李占洋:其实市井中一直充满一种原始的色情力量,市井的人们不像长期坐办公室里空调温窒的人们那样只动脑,荷尔蒙都退化了。市井的人们他们充满臭味,他们生活简陃,他们整天做愛。当然他们更看中物质,可是哪个阶层不看中物质呢?香港是密极都市化的,是高度文明的,但是做爱率最低的。

 

廖廖:如果说你的作品是反映某种现实,那么今天的情色文化似乎难以概括。今天流行污文化、小众的性癖好也得到更大的宽容,但是同时又有“食草男”和西方的“性萧条”,就是大众在生活重压下对性的需求反而降低了。你如何看待今天丰富多样的情色文化?

李占洋:当今的都会化生活充满机会金钱、权力、物质,但充满压力。这大大损伤性欲。使人们对性的需要降低或没有。食草男是当代最流行的两性模糊趋势,说明当代社会已经向性的对方逆向回转。这时,性已经失去最早的生殖的功能性,只为审美的需要而转变人们对性的任意取向。总体来说,并不意味着进步。我的作品反映某种性压抑的现实。

莫芷, 夏山集,36×240 ,2019



法国艺术家朱莉 Julie Navarro:


Cette photographie prise en Chine (au sud de Shanghai, dans la périphérie de Xiamen) m’a ouvert une réflexion sur la représentation formelle du baiser et la forme du sentiment. Comment rendre compte de l'émotion que provoque l'action quasi cannibale du baiser amoureux? Les corps s'absorbent, s'empoignent et s'encastrent. Le temps est suspendu. Les corps entrent dans une totalité. "C'est cela que nous souhaitons tous, nous transformer en un être unique. Personne ne le refuserait, car personne ne souhaite autre chose. Le nom d'« amour » est donc donné à ce souhait de retrouver notre totalité". Discours d'Aristophane, dans le Banquet de Platon. S’en suivirent des dessins et créations aux formes équivoques et courbes ; plus proches de la sensation que de la narration. La matérialité de la terre, sa sensualité, et les rituels du feu ont prolongé l’expérience. 


翻译:这张照片是我在中国厦门周边拍摄的,它打开了我对性爱的呈现形式和感情的结构的新思考。怎么去体会肉体动作带来的情绪?身体之间的互相吸引、紧密相连、互相渗入,时间静止了,身体合二为一。就像阿里斯托芬在柏拉图的“会饮篇”所说:我们都希望变成成独一无二的存在,没有人会拒绝或想要其他的东西。爱情就是为了帮助我们实现"完整"的愿望(找到另一半)。


Julie Navarro, Le baiser – sous un drap de volubilis, 2017

Tirage photographique sur aluminium, 30 cm * 45 cm



廖廖:情色题材对你而言,是否与别的题材不一样?

欧飞鸿:我基本都处于轻挑、肤浅的层面去处理各类题材,所谓画如其人。

廖廖:你的涂鸦充满愤怒、反抗、暴力,同时又有戏谑与幽默,你的情色作品也有暴力与荒诞感,这是贯穿你的作品的特征吗?
欧飞鸿:“画如其人”,这批色情画指向的是5年前的“那个人”。

廖廖:你觉得自己作品中的暴力与日本春画的暴力有什么不一样?
欧飞鸿:日本春画是爸爸。

廖廖:你如何看待当代的情色文化?情色与自由表达、个体选择有没有关系?
欧飞鸿:具体的个体表达都是一种局限,所有的个体表达碰撞在一起群魔乱舞才可能通向“自由”。



廖廖:你如何看待当代的情色文化?
于艾君:当代的情色文化我不太了解,但是我觉得情色就是我们生活的一部分啊。同时它也是艺术的原动力之一和本身。

廖廖:情色题材对你而言,是否与别的题材不一样?
于艾君:只是题材上不一样而已。每个人拿捏题材的分寸、角度、敏感性等,还是会很自然地带有自己的特点的。
 
廖廖:我们可以看到这次你选送的作品中非常强调器官,这与日本春画夸张的器官表达有什么不同?
于艾君:我基本是以涂鸦的、不是那么工的手法去表达这个我认为比较刺激的形象的。没有日本春宫画那么夸张。材料上的不同也会形成别样的气氛。
 
廖廖:你的作品几乎只有器官而看不到身体。这种只有性特征和非人格化的图像,是不是一种物化?还是感官与精神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
于艾君:就是自觉不自觉地选择了这么一种有窥视感的甚至有点喜感的角度。
 
廖廖:对你来说,绘画不是为了最终的视觉效果,而是追求如何表现的过程与手段。这次的几幅情色小品也与你这个创作原则有关吗?还是更多的只是艺术家心绪流露的小游戏,谈不上心目中追求的绘画?
于艾君:2008年左右,在用(红蓝)墨水、油脂这种材料进行其他作品的同时,因为寂寞,就触碰了这个题材,借以消谴,自己觉得画着挺刺激的,所谓的入境、意淫吧,没想那么多。虽然那时画了不少,但这属于我的实践中节外所生的一个枝而已。
 
廖廖:你的绘画语言一直在挑战我们的视觉习惯,对于情色的表现内容,你也有尝试挑战习惯的角度或者价值吗?
于艾君:你的“挑战”这个词用得还比较准确。至少,一种进取的、非“圈地”的、开放中的状态,是我理解的好状态。可能我还没有完全达到这样的状态。我同时接受艺术工作和人生的“不完美”,求真务实,对我来说比“完美”重要得多。

 

梅十方:

人们概念中“情色”更多指向道德层面,特别是传统思想负载太多社会学角度,个人更愿意去理解肉欲本身或者说人的动物性,如同人需要吃喝拉撒乃至性欲望,这种天生需求不应过分被“道德”绑架,能直面它才会有社会学角度的开端。

参加本次展览的几件作品采用了“情色行为”参与者角度表述,把观者引向自身内观,如果说“批判性”的话,大概期待我们能直面自己的肉身,它即不美好也不丑陋,它就是存在,而且是留着汗水和体液的存在。


展览地点:Galerie Sol, 11 rue Guénégaud 75006 Paris

开幕式时间:2019年2月2日, 18h-21h

展览时间:2019年2月2日--2019年2月15日

策展人:LiaoLiao 廖廖, Joseph CUI

参展艺术家: 董鹤  邓玉峰  董一点  李占洋  梅十方  莫芷  欧飞鸿  史金淞  于艾君  余安  掘夫  王梓乔(Wang Jojo) Joël Person,  Frédéric Léglise, Julie Navarro


开幕式行为艺术表演:双生花, 王梓乔(Wang Jojo) 初晓雯(Human Chuo)


一株二艳,并蒂双花。

两位表演者在自我的探求中,在肌肤的接触中,在头发的纠缠中传递出情欲,诗意与情感牵连……


表演者:

Human Chuo——巴黎华人艺术工作者,插画家,日式捆绑艺术家.

https://www.instagram.com/humanchuo/

Jojo Wang——巴黎华人艺术家,画家.

https://www.instagram.com/wang.jo.j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