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奇幻

为什么杜塞尔多夫能成为现代艺术和音乐的圣地?

时间:2019-10-05 来源:意思家居

(莱茵河畔的杜塞尔多夫)

杜塞尔多夫似乎是一个不太起眼的城市,但却是艺术、时尚和设计的大熔炉,以杜塞尔多夫艺术学院为中心的周边各个角落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出来的景象,也使电子音乐革命从这里奠定了基础。WILLIAM COOK通过下文为您展示了莱茵河上这座迷你大都市的文化历史。

 

在杜塞尔多夫壮丽的莱茵河畔,外形也许是德国最丑陋、然而地位却是最重要的画廊Kunsthalle正在庆祝它的50岁生日。Kunsthalle画廊是由粗糙的混凝土块构成,建立在过去一个美丽的古老画廊的废墟上,原址在二战期间被英国皇家空军摧毁。

 

(杜塞尔多夫Kunsthalle画廊)

当地人认为这个建筑有碍观瞻,第一眼你也可能会有同感。但是你一旦走进画廊,就会被它丰富的历史迷倒。50年来,它一直是欧洲最具创新精神的艺术家的论坛—不仅是画家和雕塑家,还有音乐家。

 

在Kunsthalle艺术馆展出的艺术家名单就像现代艺术名人录,从Joseph Beuys和Gerhard Richter等德国艺术家到Richard Long和Tony Cragg等英国雕塑家。德国艺术家西格玛·波尔克(Sigmar Polke)在这里举办了题为“艺术使人自由” (KunstMacht Frei)的作品展,轰动一时。半个世纪以来,Kunsthalle一直走在最前沿,不仅代表艺术,也代表音乐。欧洲最具影响力的乐队Kraftwerk曾这里演出。

 

               (Gerhard Richter这幅画作拍卖了

3400万美元,创下在世艺术家记录)

自Kunsthalle艺术馆成立以来,杜塞尔多夫塑造了整个欧洲及其他地区的当代艺术方向:引领概念艺术; 支持摄影艺术; 领导具象绘画的复兴 —同时也是电子流行音乐的发源地。 然而,它的人口只有五十万,远远低于它附近的竞争对手城市科隆。那么杜塞尔多夫如何成为现代艺术和音乐的圣地呢?它今天的影响力是什么呢?

 

(Sigmar Polke)

杜塞尔多夫的艺术实力源自杜塞尔多夫艺术学院(Kunstakademie Düsseldorf)。这是一所著名的艺术学校,自19世纪以来一直是文化地标。 August Macke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在这里就读。保罗.克利Paul Klee在一战和二战期间在这里担任教授,直到他被纳粹解雇。然而,真正将杜塞艺术学院提升到国际艺术地位的是约瑟夫·博伊斯Joseph Beuys。他于20世纪60年代在这里任教,他的言行震惊了艺术界,宣称“每个人都是艺术家“,并向所有人开放他的课程。

 

(文字为Joseph Beuys的“每个人都是艺术家”)

Beuys于1972年被解雇并于1980年胜利回归,无数先锋艺术家在杜塞艺术学院师从于他。 格哈德.里希特Gerhard Richter在这里求学,后成为这里的教授,现在是世界上最成功的画家之一。Sigmar Polke,这里的另一名学生,重塑了具象绘画。


Bernd Becher和HillaBecher(杜塞艺术学院的教授和学生,后成为夫妇)通过工业建筑为对象的质朴镜头,将摄影带回画廊。

 

Bernd Becher和HillaBecher的作品

像Axel Hütte、ThomasRuff和Thomas Struth这些摄影专业的学生都追随他们的脚步,使他们的遗产经久不衰—Hütte不久前在杜塞尔多夫的Kunstpalast(另一个著名的艺术博物馆)举办了一场单人作品展。德国著名摄影师Andres Gursky仍在杜塞艺术学院任教。

 

(Axel Hütte的摄影展“夜与日”宣传招贴)

但杜塞尔多夫的名气不仅仅意味着以上长长的名人名单 — 它当今仍然是创造力的温床。虽然这里有一些很好的博物馆(如K20,致力于20世纪艺术;K21,致力于21世纪艺术),但更令人印象深刻的是艺术家和收藏家在最不可能的空间中创作和展示他们的作品。 Philara是一家位于旧工厂的私人画廊。 Kunst im Tunnel(KIT)则是位于莱茵河下方的公路隧道中的公共画廊

 

Kunst im Tunnel隧道中画廊

那么是什么让杜塞尔多夫如此充满活力?绝不仅仅是杜塞艺术学院一个因素。城市规模和地理位置也有很大关系。她的市中心布局紧凑(城市设计倾向于方便城市漫步者,而不是车辆驾驶者),但她同时也是另一个更大区域的中心,这个区域横跨鲁尔河,并蔓延到莱茵兰和荷比卢(荷兰、比利时和卢森堡)的经济联盟圈,将数百英里范围内的艺术家和观众带到这里。

 

(Kraftwerk乐队)

像许多德国城市一样,杜塞尔多夫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遭到严重轰炸,战后以惊人的速度得以重建。在他们正统思想观念中没有人会以之为美(重建建筑),但确实反映出他的审美天赋一部分。这些无名的战后建筑构筑了一个完美的背景,在此背景下“Kraftwerk”乐队从实验摇滚发展到未来主义的计算机旋律,“Neu!”乐队用Motorik节奏驱动冥想,以及“Deutsche Amerikanische Freundschaft(DAF)”和“Die Krupps”乐队成为有影响力的电子乐队。

 

(Neu!乐队)

漫步在杜塞老城(旧城区)迷宫般的酒吧之中,你可以看到为什么这里的艺术家和音乐家之间总是有如此多的互动。比如杜塞艺术学院附近的拐角处,曾经出现过像Creamcheese和Ratinger Hof这样的俱乐部,而“krautrock”流派乐队就发源于这里。

 

极简主义艺术家Ime Knoebel是杜塞艺术学院的学生。他在Ratinger Hof俱乐部遇到了他的妻子Carmen,她当时担任那里的经理。前“Kraftwerk”乐队成员Wolfgang Flür称杜塞尔多夫是电子音乐的摇篮。这里当然也是欧洲大陆当代艺术的摇篮。

 

Rudi Esch带我在Altstadt漫步,他是“Die Krupps”乐队的贝斯手和书名为“Electri_City”的作者,这是一本关于杜塞尔多夫电子音乐的书。看到古老的景点真是令人着迷,但Creamcheese俱乐部已不复存在 - 这座建筑现在已成为一个智能公寓楼 - 而Ratinger Hof俱乐部看起来也已经变成了一个公司。杜塞尔多夫的艺术界是否成为了自身成功的牺牲品?

 

(杜塞尔多夫艺术学院)

今年,这座城市首次举办了杜塞尔多夫艺术博览会。该博览会的开幕式是由雷克萨斯赞助的炫目的活动,活动在一个巨大的机库里举行,富裕的收藏家们穿着华丽的服饰蜂拥而至。杜塞尔多夫长期以来一直是德国时尚界的中心(因此有了Kraftwerk的著名歌曲“The Model”(模特)),虽然它也一直有着蹩脚的一面。但如果没有一点勇气,艺术能够生存吗?

尽管市中心已趋高档化,但杜塞尔多夫并没有失去其艺术能量。在意想不到的地方,在街头巷尾,艺术家仍在努力工作。

 

(Kunstpalast艺术博物馆)

我最后去过的一个地方,也是我旅行的亮点,是“postPOST”。这是一个旧的邮政仓库,被规划为拆除建筑,现在已经成为一个临时的展览空间。这里是一个无政府主义和实验性的场所,充满奇特而令人兴奋的雕塑,它蕴含了这个莱茵河畔迷你大都市的特别之处。尽可能去看一眼,在开发商还没有进驻之前。

 

(文章来源于BBC Arts 2017年11月29日专栏文章。作者WILLIAM COOK, 翻译中欧学桥。链接:

https://www.bbc.co.uk/programmes/articles/4T11fKdS6K34jNSW20x5BsJ/cultural-powerplant-how-dusseldorf-shaped-contemporary-art-and-electronic-music)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扫码关注中欧学桥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