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奇幻

科技企业大裁员,AI会是未来的避风港吗?

时间:2019-05-13 来源:意思家居

现实中,AI已经不仅在取代高速公路收费员、涂装工、图书管理员等低端职业,也


在快速让银行、金融这类过往看来是金领行业的高端人士失业。


典型的例子,就是今年早些时候,著名的澳洲国民银行宣布裁员6000人,造成澳洲


史上最惨的失业潮。


当然,也有人不以为然,认为技术的进步,在消灭一些职业的同时,也会创造大


的全新职业


中国有很多新的科技企业已经在改变整个社会的就业状况。比如数据科学家、风控


专家、算法工程师在蚂蚁、京东这类新兴金融企业中的占比已经非常高,可以说用


一种新的方式创造了大批新的就业岗位。


事实上,那个裁员6000人的澳洲国民银行,在宣布裁员计划的同时,也启动了一项


总计2000人的招募计划。新招募的岗位包括数据、算法、编程等技术类职位。


那么,问题来了:在这个大潮中,到底哪些人会失业?哪些人又会获得新的就业机会?


我们走访了几位人工智能行业从业者,从大时代中撷取了几个片段。


/ 求职者 /


@小黄 应届毕业生

求职难度陡增,对非科班并不友好。


小宋的职业规划很明晰——数据科学,因此本科最后两年,她不断积累实习经历和项目经验,但是从北京回到杭城后还是面临了不少求职困难。


今年的算法岗位,并不像市场说的那么火爆,或者说火爆的定义真的不同。


一方面,像旷世、商汤或者传统BATJ这样的大厂,一些高端岗位,上来直接就让你讲数学的原理,进入面试室的感觉就像进入高数考试现场,满白板数学公式。


像我这样的中途转型学相关算法知识的,就算去小厂,也是认认真真,给你一个题目,恨不得让你在入职之前就做出一个小型项目,而且要把产出这个模型的逻辑、调参的逻辑解释清楚。


毕竟谁都不想找一个岗位,三个月之后发现不能够适应,双方的成本都很大。至于说往年所说的调参侠、调包侠。今年找工作基本上应该很难了吧。据我观察,今年开发者的数量和质量档次都上了不少。


当一项职业的红利出现在公众视野时,最不缺扎堆挤进来的人。


在算法工程师还算稀缺的前几年,大家对这门职业都没有清晰的定位和认知,调包侠、调参侠层出不穷,甚至有计算机专业学生表示,在面试前突击半个月就能进BAT。


但在今年,半路转行的算法师数量呈现爆发式增长随之而来的,是行业对专业度的更高要求,很多本科IT专业、想转型算法工程师的人才甚至过不了简历关。


极度拥挤的市场,并不像传说中那样“遍地是黄金”。



/ 企业 /

@Zoey 初创企业技术总监

数据人才获取难度太高


Zoey接近30%的时间都在找合适的人。


这个市场,一方面是招不到顶尖的人才,一方面是大量的人要挤破头进入这个领域,两极化严重。HR又很难深入了解候选人的技术水平,只能由技术负责人多花时间。


她感叹道,合适的人真的不多,深度了解一个人的能力又要耗费很大精力。而一旦放松筛选标准,选进来的人其实并不像面试过程中、或者简历中描写地那么好


“我参加过几次行业峰会,和运营、营销不同,这个行业里真正能把干货讲出来的人真的很少。偶尔也有几个小型的纯项目和比赛的分享,给予充分的准备时间,也能发现一些不错的候选人,就是组织成本实在太大。”


中国的人工智能企业数量达到世界第二,人工智能投资额更是两年夺得世界第一,巨大的市场理所应当产生巨大的人才缺口


但再看另一则数据:

截止2017年,按H因子衡量的中国AI杰出人才只有977人,不及美国的五分之一,排名世界第六,并且这类杰出人才主要服务于高校和科研机构,企业AI人才储备薄弱


企业AI人才储备到底怎样呢:

阿里的AI工程师画像分析

本科占比达到50%,硕士及硕士以上工程师占比46%,博士及博士后只占4%。


宣布“All in AI”的百度,也对求职候选人进行了画像分析

在所有候选人中,本科生占3.18%,硕士生占93.78%,博士学历占3.05%。


博士生太稀有了。。


回到新闻,薪酬随之井喷也只是博士生


既然企业不愿意花费大量时间、精力了解候选人,那请猎头寻找有经验的开发者不就好了吗?


不,我们探访猎头公司后发现,他们对这类人才也很“头疼”。猎头们大多也是用传统的方法,依照“学校+专业”、“当前公司”、“经手项目”三大指标进行筛选,再深层的能力也无法了解了


而优秀的开发者大多已经拥有不错的薪酬与平台,让他们重新去了解一家企业、尤其是初创企业,也需要耗费巨大的时间与精力,因此,也不愿随意跳槽


大量普通工程师挤破头想进入AI领域是真的,企业确实招不到人也是真的,高端人才依然处在“短缺”状态。



/ 行业 /


曾经,火速创立公司,再火速拉到投资,在AI创业公司中很常见。而今年,同样常见的是,火速亏损投资人的钱与火速倒闭。


投资好拉,钱难赚。


根据亿欧智库《2018中国人工智能商业落地研究报告》,2017年中国人工智能创业公司获得的累计融资超过500亿元,但2017年中国人工智能商业落地100强创业公司累计产生的收入却不足100亿元,90%以上的人工智能企业亏损


而在投资方面,整体投资阶段也由早期向中后期转移种子/天使轮投资占比持续减少,战略投资增多。


2012-2018H1各阶段投资频数占比情况

图源:亿欧智库《2018中国人工智能投资市场研究报告》


和大多数行业一样,AI也会经历“野蛮生长——优胜劣汰——基本稳定”的几个阶段。现在,随着资本整体向战略投资倾斜,市场开始淘汰不合格的企业。


8月腾讯研究院和创投数据平台 IT 桔子联合发布的报告显示,2018年截止到6月份中美倒闭企业总数已超过50家,AI泡沫正在被挤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