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收纳

未来,你将这样购物

时间:2019-05-15 来源:意思家居


未来,你将这样购物


未来,你将这样购物


内容来源:本文为中信出版集团新书《数据资本时代》读书笔记,笔记侠作为合作方,经授权发布。作者简介:维克托·迈尔-舍恩伯格,他被誉为“大数据之父”、“大数据时代的预言家”。现任牛津大学网络学院互联网研究所治理与监管。畅销书《大数据时代》作者。托马斯·拉姆什,他是德国财经刊物brand eins的科技记者。《经济学人》特约编辑。封图设计 & 责编 | 小花第 2899 篇深度好文:9454 字 | 6 分钟阅读

读书笔记•宏观趋势

本文新鲜度:★★★★★ 口感:带鱼

笔记君邀您,先思考:

  • 当数据转向数据资本,原来的资本市场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
  • 当传统市场转向海量数据市场,原来市场中的方方面面会发生什么变化?

以下,尽情享用~


1991 年 10 月 27 日,正在观看北大西洋卫星云图和天气数据的气象学家鲍勃·凯斯,突然大吃一惊。

曾任职于美国国家海洋与大气管理局数十年的凯斯,立即就意识到了危险:一个向北移动的巨大冷锋,即将撞上从加拿大海岸向南移动的高压系统。“这种情况本身就可能造成一场强烈的风暴。”凯斯说,

“但是,还有火上浇油的事情。即将消逝的飓风‘恩典’带来了难以估量的热带能量,于是这就为一场完美风暴的到来做好了准备。”

最终,真的出现了一场完美风暴,它带来了飓风和高达 100 英尺的海浪,造成超过 2 亿美元的经济损失。

凯斯认为,如此巨大的风暴,每 50 到 100 年才会袭击新英格兰海岸一次。

凯斯对完美风暴的预测在一本畅销书和一部电影大片中被永远记录下来,“完美风暴”也因此作为一个术语被固定下来。

一、银行业面临完美风暴

今天,银行业中的很多领域也正面临一场完美风暴。就像三种截然不同的天气现象聚合而造成 1991 年的气候事件一样,三个截然不同而且不断增大的威胁,将可能会使银行业陷入困境。

每一个威胁本身都是一个挑战,三个挑战加起来,可能会摧毁银行业的大部分领域。

第一个威胁是银行业的结构性缺陷,从 2007 年开始的次贷危机就暴露了这一点。

造成这场银行业危机的原因之一,就是信息的不正确和不完整,或者信息被错误解读。

据估计,这场危机造成超过 8 万亿美元的损失,一些发达经济体对很多银行进行了紧急救助。

在美国,依据《2008 年经济稳定紧急法案》,美国联邦政府以贷款形式专项拨款 7 000 多亿美元,来帮助陷入困境的银行。

在次贷危机最严重的时候,这笔资金的注入迅速稳定了美国的银行体系。

在英国、德国和意大利,政府用数千亿美元的资金对银行进行了资本重组,但是同时,通过购买银行的股份,而不是购买银行持有的不良证券,这些国家也基本实现了银行国有化。

银行遭受次贷危机的影响比其他任何经济机构都要大,随之而来的是,人们对银行稳定性的信心丧失,这也使银行业不得不面对调整的巨大压力。

第二个威胁来自 2008 年的经济大衰退。

许多国家的央行通过降低利率来应对经济困境,而且随着利率触底,有些国家甚至对存款收取负利率。储户不是唯一受影响者。

存款利率在实际操作中不会降到低于零(负利率是非常不受欢迎的,储户可能会因此把存款取出),但即使是低利率,也会降低利息差额,即银行支付其债权人的利率与它们收取客户的利率之差,也就是银行的利润率。

日益激烈的竞争已经使美国银行遭受了损失,其利润率从 1994年将近 5% 减少到 2016 年的 3%。

欧洲的情况至少同样糟糕,欧洲银行的利息差已降至 1.4%。与此同时,新的银行规定还增加了银行的间接成本。

许多商业银行不再能从传统的信贷和储蓄业务中获得高额利润。事实上,德国央行的研究人员预测,随着利息差维持在低水平,未来几年,只有 1/5 的德国银行能获得差强人意的资本回报。

支付服务方面的变化也会对利润产生负面影响。

与传统银行相比,网上银行为每位客户配备的员工人数比传统银行少了一个数量级,因此它带来巨大的成本差异。这样,网上银行就可以以更低的费用向客户提供支付服务。

此外,TransferWise 等初创企业的出现,使以前利润丰厚的国际转账业务也开始面临竞争威胁。

更普遍的一个情况是,源于 20 世纪的信息基础设施的投资成本高昂,所以银行无法与 PayPal(贝宝)和 Apple Pay(苹果支付)等可以以极低的成本向消费者提供服务的数字竞争对手有效竞争。

这些数字竞争对手的间接成本非常低:PayPal 没有开设任何昂贵的分支网络,而 Apple Pay 可以通过内置于超过 10 亿部苹果手机上的专有安全技术来提供服务。

为了应对这种局面,银行已经采取全面削减成本、不断自动化和减少物理网点与设施等措施。

1990 年,美国的商业银行雇用了 136.5万人,但是由于该行业一直未从初现于 2007 年的金融危机中恢复过来,今天它已不再像 20 世纪 90 年代初时那样,雇用那么多人了。欧洲的情况更糟糕。

截至 2016 年,与 2008 年的经济大衰退之前相比,银行已经削减了 27 000 个网点和 212 000 名雇员。

仅 2015 年,瑞士就有 1/10 的私人银行消失,其中甚至包括一些已经有几百年历史的品牌,如 La Roche 银行(成立于 1787 年)。

银行业的危机也影响了知名品牌:

德国商业银行(Commerzbank)将在 2020 年前削减 1/5的岗位,意大利最大的银行联合信贷(UniCredit)将关闭其 26% 的分支机构。

这些趋势足以说明,银行业正处于水深火热之中。

但是,似乎为了证明事情还可以更糟糕,第三个威胁开始隐约出现在地平线上。这个因素与货币的作用有关,它可能会颠覆银行业的一些龙头企业。

二、货币的信息作用正在式微

在海量数据市场中,参与者不再把价格当作信息的主要传递者。当然,货币仍然具有存储价值,参与者仍然用它来支付。

但是,如果我们不再需要用货币来做信息使者,那么货币在经济中所发挥的一个核心作用就会消失。

随着标准数据本体、匹配算法和机器学习系统的进一步发展,以及市场参与者对建立在更加丰富的信息流基础上的高效交易的喜爱与日俱增,传统市场向海量数据市场的转变将会一直持续。

这就意味着货币的作用将进一步降低。

对大多数人来说,我们的日常生活不会发生直接的变化,我们仍然会用货币支付,只不过银行业成本的降低,会让我们的交易更加划算。但是在市场上,我们将会感受到巨大的变化。

潜在的交易伙伴所提供给我们的多维度信息,使我们能够进行更好地比较,我们对多维度信息的关注度将会大大提高。

价格将不再是唯一的数据点,不再是选择的海洋中唯一的风向标。我们已经有了多个数据点,这必然会为我们带来更加高效的市场交易。

这种转变的影响,对于每位金融业从业人士来说都是意义深远的。

当市场参与者寻找和思索的都是更加丰富的数据时,依赖货币的参与者就会越来越少,货币的信息功能也将变得不再值钱。

这将伤害到整个金融服务,尽管各家机构的痛苦程度不一样——这一点后面的内容会给出解释。

随着市场的车轮滚滚向前,货币对车轮的润滑作用却与日俱减,我们对经济的看法也将发生改变。

我们不再会将市场与金钱等同起来,将经济与货币至上的金融资本主义等同起来。

我们将会把市场的繁荣归因于海量数据流(而不是货币)。金融资本主义将会变得像源于反越战运动的“权利归花儿”(Flower Power)一样过时 。有些人可能会非常想念它,但这种喜爱只不过是怀旧而已。

海量信息的传递需要新方法,用海量信息交流也需要新方式。


未来,你将这样购物

我们用商店的橱窗来举个简单的例子。过去,橱窗里主要展示产品和与之相关的价格标签。未来,我们的期待会是更多地了解每种产品(以及潜在的卖家)。

由于这些信息不能用写在一张纸上的一个简单数字来表达,我们必须以其他某种方式来传递——当然是用数字方式传递,而且这很可能是无线传输。

然后,借助一个应用程序的分析,我们将可以按照自己的偏好搜索到最佳匹配。

传递这些详细信息所需要的基础设施目前正在建设中。许多先进的数字市场平台已经提供了大量的多维度信息,而实体市场,包括实体店,却正在考虑如何借用这样的技术来满足自己的需求。

例如,零售商将希望寄托在所谓的“增强现实”(augmented reality,AR)上,即通过提供相关商品的额外信息,使顾客在销售区域看到更多相关资料。

它就像谷歌智能眼镜的改进版,会根据你的个人偏好在商店里为你主推三款最适合你的产品,你可以通过四处逛来了解这些商品。

至于准确地预测哪些技术解决方案可以为我们提供最丰富的信息,以及它们将以何种形式来提供信息,反而不是那么重要。

对于我们来说最重要的是,我们要认识到所有这些解决方案,都不会建立在由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所建立的以资金和价格为基础的基本架构上。

三、传统银行业务被拆分

价格作用的转移标志着一个巨大的变化:提供(大量)信息与支付行为从此被分离开来。

以货币为基础的市场赋予货币在经济中非常重要的角色,从寻找和识别潜在合作伙伴直至完成交易,货币是市场交易所有阶段的中心。

银行和其他金融中介机构充当了市场体系中至关重要的服务者和推动者角色,货币几乎成了市场体系的同义词,被广泛应用于整个市场领域。

金融行业既可以享受拥有财富的快乐,又可以享受为市场提供各种见解的满足感。

这一点并没有错,因为流经市场的大量价格信息,正是通过银行这个渠道进行流通的。银行对这些信息进行分析,其详细程度甚至可以直接帮助客户做出决策。银行所做的并不完美,甚至可以说离完美相去甚远。

但是,由于银行可以得到其自身所享有的信息,所以相信银行的建议往往比全凭自己瞎蒙要好——至少在下一次金融危机到来之前是这样的。

“更好”最终会战胜“好”,并成为赢家。


未来,你将这样购物

使用海量数据流来做决策,比单纯依靠金钱要更有优势。随着经济转向海量数据市场,也就是更高效率的市场,市场所必需的大部分信息将不再流经银行。

银行仍将通过转移和储存价值来促成交易实现,甚至还可能对信息的整体流动做出些许的贡献,但市场的信息中心和重心正在远离货币,因此它也远离了银行。

作为支付服务提供商,银行将提供基本服务,并将被迫与那些不受传统基础设施拖累的精明的新入行者展开竞争。

这就像在暴风雨中让自己的充气救生筏泄漏出大量空气一样:你可能还可以浮在水面上,但是驾着这样一条受损的小船,你很难到达任何地方,更不用说到达预定的地点了。

也许,如果政府能够出台更多复杂的监管规定,来限制金融服务业的行为,金融业的这场风暴就会得到些许平息。

但是,严格遵守监管规定不仅代价高昂,而且会使现有的金融机构无法参与竞争,而新的竞争对手则会选择与规则对抗。或许与我们的直觉相反,监管规定也可能加速银行业的重塑。

尽管现有的银行监管体系非常复杂,对于数字初创企业来说很难把握,但监管机构已经开始了解银行体系的信息维度,同时开始正视银行目前所具有的实力——这一切都得益于银行作为信息导体的作用。

监管机构管理者的认识很显然是正确的,他们认为,银行拥有的信息可能会使交易的效率降低,所以监管机构有必要采取措施来应对这种情况。

举个例子,“第二支付服务指令”(Second Payment Service Directive)将于 2018 年在欧盟生效,它要求任何银行,如果客户有要求,就必须向竞争对手和第三方提供他所持有的有关该客户的数字化数据。

这个指令的目标,就是让银行的客户更方便地转换银行(就像移动电话的授权号码可以换机使用,从而减轻了更换服务提供商的麻烦一样),同时创建一个新的金融信息中介市场。在获得丰富的银行数据之后,监管机构就可以在消费者进行决策时提供帮助。

这是将(正在变得更加商品化的)传统银行与基于丰富和全面信息的价值生成体系区分开来的又一个例子。

有趣的是,至少欧洲的监管机构认为,金融信息的这种创新将由新加入者主导,而不是由传统银行主导。

其他传统的金融中介机构,尤其是那些更加关注货币和银行业信息作用的机构,在这种新环境下,将会比银行更糟糕。

它们没有支付功能可以依靠,所以也没有救生筏可以救它们。

就像独立经纪人和传统的保险代理,他们可能会被淹没在可以重塑市场的“信息的海洋”中。

四、资本的两个功能分离

随着货币作为市场信息传递者的作用日渐衰减,资本的作用也会下降。

在市场体系中,金融资本是关键,因为它是一个易替换的生产要素:必要时,它可以很轻松地换来急需的物资,从而实现有效的资源利用。反之亦然。

但资本也传递了信息。它向世界表明,某家公司拥有某项资产,可以用来交换其他生产要素。

它意味着选择自由和相对权力。外部投资也一样,它增加了公司的灵活性,同时传达了更多信息——关于公司的实力以及投资者对公司的信任。

有时,外部投资的信息维度可能比资本流入本身更有价值。

当红杉资本,一家备受尊敬的风险投资公司,投资于一家硅谷初创企业时,这就宛如 19 世纪的英国授予了其一个贵族头衔,接受投资的公司立刻会获得知名度,而且结果往往是获得额外的市场价值。

随着市场对多样化信息流的接受,资本的信息功能和价值功能不再必然交织。相反,它们将会更频繁地各行其是。

这里的重点不是未来资本将无法发挥任何作用。资本作为价值的功能将继续在我们的经济中发挥作用,但是作为信息的资本,将不再是唯一的游戏玩家。

当我们将资本的两个功能分开时,我们就会意识到,两个功能的相对重要性取决于环境。

举个例子,有时候,一家公司可能真的需要资本流入,但是在其他情况下,这家公司所需要的可能只是向市场发出一个信号,告诉大家,有一个在行业内信誉很高的专家对该公司很有信心。

当然,并非所有的信号都同样诚实。空话人人会说,一个随意的口头推荐也必然是廉价的。一个承诺的背后如果是一张人人梦寐以求的大支票,那么情况则完全不同。

然而,诚实的信号是需要成本的,因此它会阻止那些潜在的滥用者。金钱并不总是诚实的信号,也不是唯一的信号。

比如,当货币充裕时,金钱这种信号的信息价值就大大降低了。正如麻省理工学院教授亚历克斯·桑迪·彭特兰所说的,各种各样的信号,包括来自网络和社交媒体数据的信号,都可以是诚实的。

消化和传递这样的信号,对于经过重组的市场来说,将不会有任何问题;将这些信号转变为经由计算机辅助的、我们个人的决策因素,对于市场参与者来说也不会有困难(当然,这并不能保证完美的选择,除非这些选择反映了所有可用的个人偏好信息)。

当资金充裕,投资机会有限时,这一点尤为重要。

在这种时候,资本投资本身不再是一个强有力的承诺信号,它失去了一部分信息价值。

举个例子,在资本充足的时候,一家风险投资公司有可能无法为自己喜欢的初创公司投资,因为这一轮投资已经被超额认购了。

公司可能会在其他地方投资,但这样的投资无法表明,被投资的公司就是最好的选择,它只是一个可用的选择。

一个资本丰富的世界听起来可能不真实,但是实际上,资本投资交易量已达到了自 2000 年互联网泡沫以来的最高水平。随着交易量增加,最近人们重新讨论关于全球风险资本活动的发展状况。

总体而言,更多的资金正在转化为投资资本,因为投资者试图找到更高的回报,而传统和保守的投资机制所能提供的最低利率,无法在这方面帮助他们。

吸引资本比过去几十年要容易得多,对于地理位置极佳的初创公司来说尤其如此。

位于硅谷的一家初创公司的首席执行官说,他的公司之所以筹集资金,是因为可以筹到资金,其实他的公司并没有筹集资金的迫切需求。与此同时,传统股票市场的投资选择越来越少。

在美国,上市公司的数量从 20 世纪 90 年代末的 9 000 多家,下降到 2016 年的不足 6 000 家。

五、金融资本主义终结的代价

如果资本充足,但寻找资本的公司越来越少,资本的供应就会超过资本市场的需求。这意味着投资回报率将直线下降。

这就宣布了(我们所知道的)金融资本主义的终结,因为金融资本主义本该是将市场运转与巨大的投资回报联系到一起的,但现在这种联系消失了。

而且,资本的好日子很可能一去不复返:随着货币市场向海量数据市场转换,人们不再那么需要用资本来发出信号。

经济会繁荣发展,但金融资本不再会繁荣——从货币市场向海量数据市场的转变就集中体现在这一点上。

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在数据的帮助下,我们可能不再把未来的“资本家”标记为“集金钱与权力于一身者”。

从本质上讲,海量数据市场会使货币贬值,而投资者将会为此买单。

未来,你将这样购物

这对任何投资者来说都是一个大问题,但是影响尤其大的,是那些为了以后每个月稳定的退休金存钱和投资的人。

他们把钱存入银行,而且始终把这件事放在最重要的位置上,而现在他们却面临意想不到的资金缺口。

这自然会招致人们普遍的不满——有些人一辈子都在努力存钱,现在却觉得自己舒适的退休生活被人骗走了。

对于政策制定者来说,这也是一个具有挑战性的困境。正如人类之前的创新也都造成了种种破坏一样,面对海量数据市场所带来的货币贬值问题,我们除了进行痛苦的调整变革,将别无选择。

而且目前,我们还没有显而易见的政策解决方案,可以让个人财物规划的核心原则保持不变。这个核心原则就是:在工作生涯中,我们应该为退休存钱。

如果还有什么可以让人安心的事情,它就是尽管海量数据市场会对金融体系造成巨大冲击,投资回报率下降,投资失去价值,成千上万美元的个人资产被蒸发,但是这种冲击很可能会是一次性的,而不是反复出现。

一旦资本贬值,我们对回报的预期被重新设定,资本的价值可能就会开始保持稳定,而不是继续下滑。

当然,对于当前的投资者来说,这不能算作一种安慰,尤其是对于那些还有 10 年左右就要退休的人来说,因为他们只能依赖坚实可靠的资本回报。

这些投资者可能最终会成为最受打击的一代,金融资本主义对他们夸下海口,但它自己突然消亡了。

六、数字投资顾问

然而,从长远来看,海量数据市场会让投资者找到更符合投资需求的匹配机会,而且它也较少受到个人偏见的影响。

新的中介机构将蜂拥而至,利用复杂的匹配工具和机器学习系统分析信息洪流,并将分析转化为结合实际的建议来满足人们的需求。我们仍然需要金融建议,但是这种建议可能来自机器而不是人。

由于数字投资顾问本质上是运行在海量数据上的软件,它们可以在我们的个人计算机设备(包括智能手机)上工作,而不是在外部投资顾问的办公室里工作。这就为我们创造了空前的私密环境——如果我们需要的话。

我们可以授权一个机器学习系统访问我们非常私人的数据(包括我们的投资行为),以便系统可以提取我们的投资偏好数据,帮助我们找到最佳匹配。而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不需要与任何其他人分享这些数据。

反之亦然。

为了降低成本,我们也可以允许机器学习系统将我们的数据用于其他目的,比如做系统自身训练,或者做整体市场预测。操作一个机器学习系统比依靠人力顾问更便宜,至少原则上如此。

系统通过模式设定,可以确保不会因为顾问暗藏让用户多花钱的动机而提出一些偏离最佳匹配的建议(比如,如果某顾问可以抽取提成,他就可能产生建议客户进行一些没必要交易的动机)。

而且,因为这样的系统可以按照任何需求来设计,现有的捆绑服务(比如一个可以执行交易任务的投资顾问)更有可能被拆分,它将会为“投资顾问生态系统”腾出空间。在这个生态系统中,不同的服务提供商可以提供不同的服务。

将这些服务组合起来,对于个人投资者来说也变成了很容易的事情。

最后,当所有服务都运行在综合数据的基础上时,这些服务自然就可以给人们提供自身的数据,投资者就可以选择最适合的顾问和服务提供商。

投资咨询市场,就像未来的投资市场一样,将会转变为完全以海量数据为基础。

投资者可能会为过去的高回报一去不复返而感到惋惜,但是提供最佳匹配的海量数据市场,也将会让投资者获益良多。

七、银行的应对策略

货币作用的降低,也给银行和传统金融中介机构提出了一个复杂的挑战。

到目前为止,它们采取了两种主要策略来应对挑战:第一种削减成本,主要通过自动化来实现;第二种在海量数据市场中重新定位,将自己变成信息中介。

降低成本要从实体基础设施向数字化基础设施转变开始。随着越来越多的客户在网上和移动设备上购物,银行不再需要全覆盖的分行和网点,也不再需要那么多柜员和出纳——降低每笔交易成本的行动随之而来,无论降低的是投资管理成本、贷款成本还是支付成本。

正如嘉信理财在 20 世纪七八十年代所证明的那样,如果交易成本足够低,即使降低收费,公司也仍有钱可赚。

但是,21 世纪的银行不是在与嘉信理财这样的公司竞争。相反,它们面对的是新一代初创企业。这些新兴公司可以利用数字技术从数据中获得见解,并以极低的价格提供服务。

通过将高频交易技术应用于传统股票市场,位于硅谷的罗宾汉市场为其 100 多万名客户提供了在美国交易所交易股票的机会,客户无须交纳手续费。这一切成为可能,就是因为今天的电子交易的实际成本非常低。

放弃了昂贵的实体基础设施(如店面或大型客服部门),罗宾汉公司就可以将已经存入但还未投资的资金所产生的利息作为运营成本。银行即使降低了成本,也很难与免费服务竞争。

支付解决方案也在进行类似的开发。PayPal、 Apple Pay 和中国的微信等老牌数字玩家,在诸如 Stripe 和 Square 等移动支付初创企业的帮助下,正在吞噬银行业。

此外,这些公司能够获得所有有价值的交易数据,而它们传递给银行的却只是银行完成业务所必需的最低数据量。

在支付业务中,我们看到了移动电话一次又一次的发展变化:电信运营商过去常常可以从客户那里看到所有的通信数据,但它们很少使用这些数据。

如今,电信运营商只相当于一个传输管道,他不能(或者不被允许)再窥视任何通信数据——数据通信所产生的所有价值都被其他人捕获了。

一些金融科技初创企业,比如英国的 Coconut 或芬兰的 Holvi,它们关注的不是降低费用,而是创新服务。

它们瞄准的是缝隙市场(例如,Holvi 关注的是小型企业,Coconut 关注的自由职业者),以及高度定制的支付与银行账户捆绑服务包。

例如,Coconut 为客户提供了这样一种服务,即无论何时收到或支付一笔款项,客户都可以迅速(重新)计算税额,并把支付税金的钱预留出来。Holvi 的服务则包括完整的免费发票服务与记账服务。

一些银行试图通过与正在开发新型支付系统的公司合作或者对其投资,来进一步推动成本削减和自动化。

在金融界,比特币以及支撑比特币的基础技术——区块链,虽然引起了人们的恐惧,但是它也给人们带来了银行可以得救的希望,哪怕具体解救的方式还不清楚。

那些积极主张利用信息分布式技术(比如区块链),将货币转账、持有等做信息分布式处理的银行,可能还没有完全意识到,恰恰是这些技术消除了人们对银行所提供的集中服务的需求。

总体而言,削减成本听起来似乎很明智,但是在银行业,就像在其他任何公司一样,这种做法会受到组织机构和内部结构的限制。

银行已经开始意识到这一点。

降低成本可能会在短期内对银行业有所帮助,但从长远来看,它可能只相当于在“泰坦尼克”号上,把折叠躺椅重新摆放一下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