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心理

一代名相管仲最难为情的兼职

时间:2019-10-08 来源:意思家居

管仲,春秋时期著名的经济学家、哲学家、政治家、军事家,法家代表人物,周穆王的后代,号称“天下第一相”。著有《管子》一书,至今流传;山东临淄现在还有“管仲纪念馆”,观瞻者络绎不绝。这么厉害的主儿,会有什么兼职呢?

他有一个极为特殊的身份:中国色情业的开山祖师爷。这身份,就有点难为情了。

一代名相管仲最难为情的兼职

跨度也太大了点吧?从一系列高大上的什么什么“家”突然就变成了“那啥”的总头目,“断崖式”切换,叫人一时气滞血淤。

话说这管仲,声威赫赫,好生了得,乃春秋时期举足轻重的大人物是也:

管仲既任政相齐,以区区之齐在海滨,通货积财,富国强兵。”齐桓公重用他当相爷后,大力发展经济,积聚天下之财,使这地处偏远海滨的齐国富强起来,兵备粮足。结果呢,“齐国大安,而遂霸天下。”成为春秋五霸之首。

其为政也,善因祸而为福,转败而为功。贵轻重,慎权衡。”他治理政事,非常善于转祸事为福机,将垂败变成功。重视经济发展,在财政收支问题上相当谨慎。

提出“仓禀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后知荣辱”的政治指导思想,足以名扬百世而不止。

创造性地总结出“礼义廉耻,国之四维;四维不张,其国乃亡。”用极简练的语言,说明了礼法教化对一个国家长治久安的重要性。可见其文化造诣十分了得,于教化之道深有明见。

根本列举不完,管仲身上的亮点实在是太多了。

孔子评价道:“管仲相桓公,霸诸侯,一匡天下,民到于今受其赐。微管仲,吾其被发左衽矣。”又说,“桓公九合诸侯,不以兵车,管仲之力也。如其仁,如其仁!

其历史贡献非同小可。当时周王室衰弱,诸侯间整天攻城掠地、互相侵伐,平民受的罪就无法想像了。管仲高举“尊王攘夷”的旗号,九次协助齐桓公会盟诸侯,没有动用武力,就稳定了天下大局,使百姓免遭战火荼毒。一百多年后的孔子,仍然能享受到管仲施政的红利,因此感叹说:如果没有管仲,我们大概早已沦为蛮夷之人了。

圣人都这般赞叹,我们就更不用说了,恨不得有机会赶快去趟临淄城“管仲纪念馆”,瞻仰一下他老先生的塑像,发发“思古之幽情”也算是熏染了一番传统文化啊!

一代名相管仲最难为情的兼职

针线往往藏在细节里。针线,才是齐国崛起称霸的关键。

通货积财”四字冠冕堂皇,又有轻描淡写的味道,信息量却很大。想使齐国强盛,必须有财力。想有财力,就得让各国的商人都往齐国这里集中。如何让天下商贾都愿意来此贸易呢?要用点有“技术含量”的手段了。“人之初,谁不色?”揣摩透了人性,管仲就从这里开始下手。行商之人,长年离家在外,荷尔蒙不断分泌,总是有些需求吧?干脆投其所好得了。怎么个投法?一个字:色。

不但能发展经济,亦是招揽人才的美味佳饵。

春秋时期养士之风盛行,各诸侯国的国君及名门大户都豢养了大量的“士”,用现在的话来说,叫“人才储备库”。比如 “毛遂自荐”中的主人公毛遂、中学语文课本上的蔺相如等等,都是此类“士”,也称为门客。这帮人,谋士、武士都有,数量也很庞大,不见得比商人少。长年四处奔走,家口不能同行,又值青壮之年,肯定也荷尔蒙爆棚,这是必然的。无论什么人,都不会是铁铸铜浇的,生理机能与你我没什么两样。

说白了,一为招贤,二为纳财。美女搭台,贤士、财宝不请自来。

这就是针线。

你有百般能耐,我只“以色贯之”。任你天纵英豪,于此也是难逃。

人性,这是人性啊!管仲真是吃透了人性。更重要的是,他以亘古未有的胆识首开先河,勇气十分了得。

他吃透了人性,不是将其用于谋取个人私利,而是用于国家、社稷,此其所以为大政治家。

大人物与凡夫俗子的分水岭,在于你为谁谋利。

常有人说外国色情业如何历史悠久,他们哪里知道,地球上开此风气之先者,乃吾国大政治家管仲先生是也。他开创“国营”妓院最晚应该在公元前682年左右,这比公元前594年在雅典开创色情业的梭伦老先生提前了约70年。因此,色情业的开山鼻祖,实非管仲先生莫属。祖师爷称号,当之无愧。

说他“居功至伟”似乎有些滑稽,因这在当时也为“正人君子”们说三道四。但大政治家的思维是不一样的,他要在短时间内富国强兵,的确是舍此莫由。那些“道德评论员”们,除了玩弄口舌之外,又有几套强国方案?

具体实施很简单,就是 “置女闾七百”,设置场所,并招徕妇女从事色情行业,“以佐军需”,收费用作军事开支。这项目,大概也谋划了一番,因为总得有个“可行性报告”之类的吧,再说规模也真够大。

估计齐桓公前期也自掏腰包投入了一笔资金。

这在当时可是开天辟地之举:国营机构,有安全保证。

对外的招牌则是:齐桓公招贤纳士,求才若渴!

生意一经开张,消息迅速传遍神州大地,四方之士、天下商贾,“甘愿被招纳”者如过江之鲫,源源不断,汇于齐国首都临淄。

贤、财皆聚,“国将霸者士皆归”,齐国想不强大都不可能了。

如果管仲当时有名片,估计“女闾办主任”应该是其职务之一。

《孟子》所谓的“食色性也”,莫不是因为受到了管仲的启发?

清朝康熙元年出任青州海防道的周亮工,在其著作《书影·卷四》中有“女闾七百,齐桓徵夜合之资,以佐军兴,皆寡妇也”的描述。说白了,就是收了大把的“性趣税”,将其用作军费。人家管仲可没有逼良为娼!所有招来当女闾的,都是寡妇。当时经常打仗,青壮年男子死亡很多,所以留下许多寡妇。

一代名相管仲最难为情的兼职

要注意的是,非常之时,需行非常之事,后世切不可站在“道德制高点”随意加以贬斥。管仲之时,实乃非常之时;你我今日,就不是非常之时了。

看近代史,曾国藩打败天平天国、攻陷南京后,率部下去秦淮河这色情业发达之地游乐,难道是风流成性?他老先生道德情操之高尚,没得说,却为何有此举?因战后百事俱废,曾公为尽快繁荣当地经济、百姓安居乐业,故不惜以身带动,以此招贤引财。

越南前些年提出“牺牲一代少女,繁荣越南经济”的口号,大概也是偷学了管仲的思想吧?至少是模仿。

二千七百年的时间里,管仲这“色情业开山祖师爷”的身份至今无人能扳倒。

其实无所谓扳不扳倒。今天我们如果不拘于迂腐之见,悉心体悟一代名相的德、行、权、谋,受到些许启发,管相爷当于九泉之下含笑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