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心理

从抬旗制度的表现形式来看清朝等级制度的流动性与不平等性

时间:2019-10-08 来源:意思家居

八旗制度是清朝军政合一的社会组织制度,对清朝历史的发展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但坊间似乎对八旗制度有种误解,认为八旗制度的组织形式就决定了它的等级固化性。

然而事实上八旗制度虽然有不平等性,但它却是一项相对开放的制度,为了加强八旗不同旗分和旗色之间的有机联系,增强八旗制度的整体性和生命力,八旗内部表现出比较强的流动性。

从抬旗制度的表现形式来看清朝等级制度的流动性与不平等性

八旗

八旗制度的内部流动性分为纵向流动与横向流动,而今天要与大家讲的抬旗就属于其纵向流动的一种表现形式。

有清一代,八旗分为“上三旗”和“下五旗”,其中“上三旗”包括镶黄旗、正黄旗和正白旗,皆为皇帝直辖的“嫡系”旗;“下三旗”包括正红旗、镶白旗、正蓝旗和镶蓝旗,由宗室王公统辖。而在八种旗色之下又分为满洲旗、蒙古旗、汉军旗三种旗分。

作为八旗内部流动形式之一的抬旗,按《中国历史大辞典》的解释,意为“清代给予有功、死难大臣及后妃家属的一种荣誉”。

经过对有关“抬旗”制度的史料梳理,笔者总结出了清代抬旗制度三个方面的具体表现形式。

一、由下五旗抬入上三旗

有清一代,下五旗旗人官员一般都是凭借军功或者突出的政绩被抬入上三旗。纵观清代历史,凭军功抬旗官员属乾隆朝最多。如时任驻藏大臣镶红旗满洲人拉布敦因在珠尔默特那木札勒平乱中殉职,其全族被乾隆帝抬入正黄旗满洲。

又例如正蓝旗满洲人阿桂,因在平定新疆回乱中表现突出,加上督办伊犁军务井然有序,也被清廷抬入正白旗满洲。

从抬旗制度的表现形式来看清朝等级制度的流动性与不平等性

田文镜

其次,另有一些旗人官员因为办事谨慎妥帖而被皇帝抬旗。如雍正帝的宠臣田文镜,虽被时人称之为“酷吏”,但因雍正帝办事非常谨慎妥帖,因而得到雍正帝的赏识,被授命为河南总督,后从正蓝旗汉军抬入正黄旗汉军。

另外我们还能观察到部分旗人官员实际上既无军功,又非办事得力,只是因为与皇帝个人关系亲近而被抬旗。

比如顺治初年,尚未执政的顺治帝被多尔衮邀请上府议事,当时已经退值的侍卫喀兰图得知此消息后,害怕多尔衮对顺治帝图谋不轨,立即赶往顺治帝身边护驾,顺治帝感念其忠义,执政后就将喀兰图全族抬入满洲正黄旗。

再如臭名昭著的和珅,在成为乾隆帝的宠臣之前,只是个侍卫,后来就因为做人办事八面玲珑而为乾隆帝赏识,被抬入正黄旗。这类皇帝近臣的抬旗情况,有别于以军功、政绩抬旗,属于一种特例,可以算作以“特恩”抬旗。

从抬旗制度的表现形式来看清朝等级制度的流动性与不平等性

和珅

二、由内务府包衣旗抬入外八旗佐领

外八旗佐领属于八旗分领制的残留,虽然也是领主的“奴才”,但是相比身份和地位更低的包衣,他们对领主王公的人身依附关系更弱。

而且如果是上三旗的佐领,那他们更容易因为与皇帝的亲近关系而登上高位,所以对于社会地位只比贱民、奴仆更一点的包衣旗人来说,抬入外八旗佐领无疑是种巨大的诱惑与荣誉。

另外,无论是内务府包衣中的汉军,还是满洲、蒙古人,都可以抬入外八旗佐领。雍正一朝的朱国治就是非常有代表性的例子,包衣旗汉军朱国治因在三藩之乱中殉职,雍正帝感念其视死如归的忠贞臣节,特将其家族全部从包衣旗抬入正黄旗汉军。

值得注意的是,雍正、乾隆两朝,存在着大量的包衣旗成批抬入外八旗的情况。

如雍正帝因为宠信年羹尧,特将其家族下的包衣奴才全部抬入身份高贵的镶黄旗。当然也有学者认为包衣旗成批抬入外八旗的例子非常罕见。但史实显示,有清一代包衣旗成批抬入外八旗的例子不但非常多,而且还形成了一定的制度。

从抬旗制度的表现形式来看清朝等级制度的流动性与不平等性

年羹尧

如清廷明文规定,汉军如果因为犯错或者有罪被打入包衣旗,但其后代中若是出现了三品以上的官员,就可以申请回归原旗。

三、由八旗汉军、蒙古抬入八旗满洲

为了与皇帝门当户对,皇后或者皇贵妃的家族都也必须抬入上三旗。如道光朝的二等侍卫颐龄,就因其女被封为皇后,从而被举族抬入镶黄旗。

还有一种情况是因儿子成为皇帝,生母直接成为太后,其母家也应抬入上三旗。如康熙帝的舅舅佟国纲一支也被抬入镶黄旗。

除了皇帝后妃母家抬旗的常例,普通八旗汉军和蒙古一般都需要借助功勋,才能抬入八旗满洲。其中最典型的例子非乾隆朝四川巡抚纪山莫属。乾隆十二年,巡抚纪山因在四川任职勤勉,加上乾隆帝念其父曾为国捐躯,被特恩抬入上三旗。但因私事与四川总督张广泗不和,加上办事不力,次年纪山又被乾隆帝打回镶红旗。

从抬旗制度的表现形式来看清朝等级制度的流动性与不平等性

康熙帝

从以上三个方面的举证来看,抬旗虽然有助于八旗子弟的上下流动,加强八旗内部的纵向联系,但也恰恰从侧面证明了八旗制度现实层面的不平等。而这种不平等不在于上三旗与下五旗的荣誉差别上,它更多地体现在各自旗人的身份和地位上。

夏目说:

清军入关后,八旗的权力逐渐集中到中央,领主王公对八旗的掌控力被大大削弱。

但由于八旗分领制的保留,领主王公仍然有权利世袭旗下佐领。虽然上三旗、下五旗的佐领本质上都是“主子”的奴才,但是旗色的等级之分就已经决定了他们之间的身份、地位差别。

上三旗子弟因为离皇帝比较近,有着更多靠近最高权力的机会。比如逢年过节,地位更高的上三旗子弟有可能被皇帝赐宴入座,另外皇帝挑选侍卫一般也先考虑上三旗子弟。

而下五旗旗人对领主王公的人身依附关系更强,他们常常被王公当作奴役使用,甚至有时必须离王公半步不离。为此,雍正帝还曾特意数次批评下五旗王公的虐待旗人行为,并同时严格规定王公对旗人的奴役程度及范围,不过情况并没有多大的改善。

从抬旗制度的表现形式来看清朝等级制度的流动性与不平等性

八旗服饰

所以对于下五旗旗人来说,抬旗就意味着低级奴才身份的解除,它不仅代表着一种身份地位上的荣誉,更多地是能使他们免遭王公们的奴役甚至惩戒,这也是抬旗制度其重要意义的一种具体表现。

清代的抬旗制度,虽然一定程度上体现了统治者对于人才流动的重视,但同时也反映了八旗内部落后领主制的残留甚至是奴隶制的滥觞。而因皇帝与宗室王公身份等级的差别,导致上三旗与下五旗各自旗人身份地位的悬殊,更反映出八旗内部等级关系的森严壁垒及其复杂性。


图片来源于网络,侵权删除

参考史料

《中国历史大辞典》

《清宣宗实录》

《八旗制度》、《清史稿》

《清实录》